螺丝牌烤面筋

日瑞瑞使人身心愉悦
嘉吹瑞吹安吹

嘉德罗斯的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,如他本人一般的激烈。他带着不容抗拒的气息靠近,却在鼻尖即将相触的距离停下了,像某种动物一般,侧过脸蹭了蹭,再往下,他得到一个干涩的吻。仅是唇瓣的厮磨,轻轻压上来的力度,轻颤着擦出唇纹的细小突起。然后触感消失了,嘉德罗斯抬起眼,轻喘着看他。

格瑞第一次知道,就算是嘉德罗斯,对于不擅长的事,也是会胆怯的。

评论(19)

热度(159)